suixinsuiyuan
创世纪
创世纪
  • 最后登录2020-02-13
  • 粉丝235
  • 发帖数697
  • 皮卡3421枚
  • 学分203分
阅读:2515回复:15

[番外]【冰瞬】后遗症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1-03 17:04
后遗症
 

 
瞬总是忘不了那个声情并茂的海岸。翻涌而来的海浪包裹宇宙一切声响,从大漠无声的脚步到海港巨轮的轰鸣,海风吹拂时与海鸟交谈,新大陆燃烧的篝火,热烈奔放的花田,春天的山林像个抽开缎带的礼物盒子,星座和星座的低语,花朵柔软身体里涓涓的流动声,一片树叶碰到另一片树叶。
万物潮汐。
一想到曾听过这样美妙的声音,就觉得生命的遗憾并不值得遗憾,命运是命运,他是他,有限的交集里,他得到的喜怒哀乐刚刚好齐平灵魂的容器。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根本没有这么丰厚的诗情画意的想象,这奇妙的回忆来自冰河。那时他和冰河分享了同样的感觉系统,他们毫无保留地袒露过自己的灵魂,从此多了一份不为人知的亲密。从那之后,每当看到冰河形只影单,他便回想起冰河看到风景、看到列车、看到行人时那种说不出的寂寞心境。
他不得不推掉许多活动,只为陪在冰河身边,与其说是好心,不如说是某种后遗症。当你不经意了解到不为人知的秘密,又不能与人分享,就只能成为它的共同承担者。
 

 
瞬一向不懂怎么拒绝他人,容易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他曾试图深沉冷漠,也在修炼地摸索出一些拒人千里的道理,可惜毫无成效。人们总会迅速拆掉他用所谓“优秀”、“寡言”、“漠视”打造的假象,恳求或哀求他帮这样那样的大忙小忙。这个时候他特别庆幸身边有冰河,冰河会冷冷地打量对方片刻,直白地问:“你不会自己做吗?”次数多了,“麻烦”他的人少了,他也终于学会了衡量和婉拒。
如今只有一种情况让他为难——有人托他帮忙塞情书——给冰河。
他和冰河,还有星矢紫龙,和他的哥哥一辉,以一种特殊身份进入雅典娜公学院隶属的初中就读,他们年纪比同班同学小上很多,来自雅典财团的出身又有些敏感,难免在班级里磕磕碰碰,像星矢这样的乐天派和紫龙这样的稳重派很能适应自己的角色,最快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辉和冰河一向对人爱理不理,他也就成了五个人中最难以融入,依然在班级边缘那个存在。
所以他真不知道怎么拒绝一个比自己大又满怀诚意的同班女孩。
“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他?”他试着问。
“别人都说冰河同学说话不留情面,上周莉莎就被当众拒绝了。”女孩说,“我不想没面子,不试试又不甘心。瞬同学你一定会帮我,也一定会帮我保密对吗?”
怎么拒绝?到底怎么拒绝?谁来教教他?
“你下次跟她们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晚上,冰河听完他吞吞吐吐的陈述,把那封情书丢还给他,看也没看。
“那他们问那个人是谁呢?”
“你随便编一个。”
“那怎么行?”
“要不你直接帮我拒绝。”
“那怎么行?”
“那你要怎么样?”冰河一认真就会沉下脸,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生气,又或者把小事情看得过于严重。
“冰河怎么走到哪里都有桃花运?”紫龙从自己的床铺探出头缓解气氛。
“要不你交个女朋友算了,姐弟恋,时髦!”正写作业的星矢也回过头。
“都够蠢的。”对着电脑的一辉纹丝不动,也不知在说谁。
瞬当然认为是在说自己,主动检讨:“我不是要给冰河添麻烦,可是,我听说用纸和笔告白的女孩,比用通讯器告白的女孩认真一百倍。”
“我自己跟她说好了。”冰河从瞬手里抽走情书:“好了,做练习吧,明天还有抽检。”
瞬松了一口气,也许冰河看到那个女孩会有好感也说不定,那是个十分可爱又优秀的女孩。他看冰河顺手把信封夹进字典,不耐烦的动作仍然带着一丝细致,这是冰河很容易被人忽视又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气质,如果他没有介入过冰河的内心,就不会知道外表冷酷的冰河总是露出高傲又不在乎的表情,内里却相当忧郁柔软。
他忍不住笑了。

最新喜欢:

冰火鹣鲽冰火鹣鲽 apollo550apollo...
apollo550
雅典市民
雅典市民
  • 最后登录2019-01-05
  • 粉丝0
  • 发帖数7
  • 皮卡43枚
  • 学分4分
沙发#
发布于:2018-11-03 21:45
番外更了也好,激动激动!谢谢苏苏
suixinsuiyuan
创世纪
创世纪
  • 最后登录2020-02-13
  • 粉丝235
  • 发帖数697
  • 皮卡3421枚
  • 学分203分
板凳#
发布于:2018-11-04 19:20


“你笑什么?”
这是冰河问的最多的问题。
起初他以为冰河认为自己太不严肃,稍稍收敛,但本性是收敛不住的,不久,他就开始低声和冰河分享笑起来的原因,都是琐碎到不值一提的事,冰河的表情却和听教授讲课一模一样。他告诉冰河咖啡厅里有个大胡子客人吃饼干时,饼干渣洒在浓密胡子里,“那么一大把胡子,要弄干净不容易吧?”
他觉得自己有点少见多怪,可是雅典的一切都让他想微笑,走在路上碰上推婴儿车的女子也好,一只讨食物的猫也好,一棵长得特别高的树也好,一片形状怪异的云也好,他总是忍不住笑出来,有时候还会发出声音,冰河困惑地扭过头看他:“你笑什么?”
他笑,大概因为他们终于自由了,这个世界终于与他们有关了。
不过现在他又笑不出来了。
“瞬同学,请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冰河同学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被四五个比自己高又比自己大还比自己爱哭的女孩包围,瞬的大脑一片空白。
就像紫龙说的,冰河走到哪里都有桃花运。
小时候孤儿院只有男孩,看不出这一点。到了百万城市,不只一位女性游戏人物对冰河青睐有加,有一次他们还靠其中一位的帮助通过关卡;到了雅典,学校里那些心高气傲又比他们年纪大的优秀女生很快就发现冰河的诸多优点,有明说自己的心意的,有暗示自己不介意姐弟恋的,还有更多人选择拜托他——一个总在冰河身边的好友——帮忙。
“你是中了邪了吗?”有一次星矢这样问。
“你的情况好像比我严重。”冰河回答。
“我有什么情况?我从来没收过女生情书。你说在咱们学校女生眼里,我们几个还不就是小学生?你除了比我们高点也没什么特别,你不是背地里招蜂惹蝶吧?”
“你和纱织小姐……”
“什么?你疯了吗?你才和城户纱织有问题!”
“你的老师……”
“魔铃?她简直是个女魔头!我要找女朋友只有一个条件——和她反着来就行!”
“那个总找你麻烦的……”
“莎尔拉?她比女魔头还女魔头!你别咒我!”
“从日本过来那个……”
“美惠?你不会说美惠吧?我们纯粹是朋友!”
冰河不太擅长和人讨论问题,或者说他不喜欢和人说废话,冷静地听星矢振振有词地分析:“身边有几个有关系的女孩不代表桃花运,桃花运是像你这样,走到哪里都会突然冒出一个对你有意思又追着你不放的陌生女人!”
“你说的好像女鬼。”冰河说。
几个人捧腹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冰河一脸无奈地问他。
“可是……可是……”瞬想起那些走廊拐弯,实验室入口,楼梯拐角,大树后面突然出现的拿着情书的女孩,星矢说的实在太形象了!
星矢的女人缘和冰河的桃花运,都是接近玄学的东西。星矢在几个女孩中懵懂着,冰河却没和任何喜欢他的女孩扯上关系,他呢?从来没考虑恋爱却总被扯到别人的爱情里,除了帮别人对冰河表白,他还曾帮哥哥哄过有点不开心的女朋友,听春丽询问过“不好意思”问紫龙的悄悄话,甚至魔铃莎尔拉她们找不到星矢也会来问他……他没有经验,却成了少女们的恋爱顾问,这也是玄学吗?
“那最后你是怎么说的?”听完他今日的遭遇,冰河问。
“我说……我帮她们问问……”
“……”
“冰河,这是因为她们——”
“她们长得漂亮也好,条件优秀也好,情深义重也好,楚楚可怜也好,我都没兴趣,下次你要是再帮她们说这些无聊事,我就……”
他紧张地看着冰河,冰河生气了?
冰河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不出下半句话。
“你……会怎么样?”
“写作业吧。”冰河低下头开始查字典,又抬起头:“你又笑什么?”
笑你其实根本不会跟朋友认真生气。
圣·菲奥德尼克斯
创世纪
创世纪
  • 最后登录2020-02-24
  • 粉丝2
  • 发帖数83
  • 皮卡2113枚
  • 学分82分
地板#
发布于:2018-11-05 08:23
期待已久的番外更新!原来他们真的去过百万城市沉默游戏,而且还是在上高中之前,这是虐待儿童啊!
追求生命最高理想,你应该睡得更好。
雨落林君
诺亚方舟乘客
诺亚方舟乘客
  • 最后登录2019-10-04
  • 粉丝3
  • 发帖数113
  • 皮卡766枚
  • 学分29分
4楼#
发布于:2018-11-07 15:57
这个年纪的瞬和冰河和紫龙和一辉和星矢都好可爱哦……!
这是虐待儿童啊+1
=3=~
suixinsuiyuan
创世纪
创世纪
  • 最后登录2020-02-13
  • 粉丝235
  • 发帖数697
  • 皮卡3421枚
  • 学分203分
5楼#
发布于:2018-11-07 18:40
雨落林君:这个年纪的瞬和冰河和紫龙和一辉和星矢都好可爱哦……!
这是虐待儿童啊+1
回到原帖
上面那个是管理员,你是怎么过来的啊?
suixinsuiyuan
创世纪
创世纪
  • 最后登录2020-02-13
  • 粉丝235
  • 发帖数697
  • 皮卡3421枚
  • 学分203分
6楼#
发布于:2018-11-07 18:41
雨落林君:这个年纪的瞬和冰河和紫龙和一辉和星矢都好可爱哦……!
这是虐待儿童啊+1
回到原帖
我没发微博
suixinsuiyuan
创世纪
创世纪
  • 最后登录2020-02-13
  • 粉丝235
  • 发帖数697
  • 皮卡3421枚
  • 学分203分
7楼#
发布于:2018-11-07 19:07

 
瞬确定他听到星矢说的话是这样的:
“什么?冰河喜欢的类型?他妈妈那样的吧?”
这是星矢咬着面包挥动键盘对着邻桌同学的标准答案补充作业时顺口说的。
一天后,瞬听到大家这样议论:
“你听说了吗?冰河同学有严重的恋母情结。”
两天后,瞬听到有人这样说:
“你听说了吗?冰河的妈妈是俄罗斯的贵族,他们家有庄园、饭店、油矿、公司,冰河是唯一继承人。冰河的妈妈是莫斯科首屈一指的美人,难怪他恋母!”
三天后,瞬发现传说的版本越来越离谱:
冰河的妈妈不但是俄罗斯首屈一指的大美人,还与来自日本的冰河的父亲有一段凄美动人的“爱情—殉情”故事,冰河是个身世凄惨的贵族少爷,被仇家追杀流亡雅典,怀着对母亲刻骨的思念。
瞬试图阻止越来越离谱的谣言,但靠着好奇心和想象力这一对翅膀,它已经飞到了任何人也追不到的地方,例如友校的论坛和许多奇奇怪怪的聊天组织。何况就算给他个面向雅典的喇叭,他也没法否认冰河有恋母情结,完全不知冰河有怎样的家世,更解释不清冰河口中那位美丽的母亲和城户光政到底有怎样一段恋情。
瞬十分内疚,仿佛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无聊。”
消息终于传到冰河耳朵里,冰河评价一句,继续改论文。
瞬羡慕冰河的冷静,这种隐秘的羡慕要追溯到童年时代。那时他们这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住在东京,一百个男孩被古拉杜财团拘禁着、管束着,男孩子们的友谊和对立相当明显尖锐,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友谊又可能成为两个人和另一个小团体的对立,他们的世界里大大小小的矛盾都可以引发一次争执,古拉杜财团的看守们毫不留情的训斥和责罚又把争执变为根深蒂固的偏见甚至厌恶。小孩子并非什么也不懂,他们理解实力的重要,懂得结盟,懂得排斥,在生存层面,他们谁也不傻,但这种聪明也是本能的,经不起大人诱导和控制的。
他在哥哥一辉身后看着这一切。
他的哥哥一辉是所有孩子中实力最强的,不论一对一还是一对多,一辉从没输给过别人,更不会向任何人认输。只要一辉用比他高状的身子护住他,那些轻视他的孤儿就只能怯怯地与他们保持距离,在他们身后发出咳嗽声和笑声,一辉狠狠回头,他们早跑散了。
他战战兢兢地看着哥哥,一辉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瞬,你是男孩子,你要坚强一点。”
他拼命点头,眼睛花了,眼泪流到下巴上。
他知道一辉内心是个强硬却不失温柔的人,不爱打架,不爱与人冲突,但他的懦弱总会引起旁人的冷言冷语,一辉不许别人欺负弟弟,才成了每天都要打架的人。他是一辉丢不下的负累,那个时候,他也无法想象离开哥哥的生活,只要哥哥不在身边,他就会本能地产生恐惧感,惊慌地四处寻找。有时被人逮住教训一顿,然后在一辉的逼问下,说出对方的名字,引发另一次严重斗殴。
如果他不那么爱哭,不在乎别人对他说什么做什么,不流露情绪上的软弱,他们兄弟的生活也许能更轻松一些吧?他不止一次这样想。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总是一言不发的冰河。
在一群黑头发黑眼睛的日本孤儿中,冰河的金发碧眼和白皙肤色格外明显。听说冰河的母亲是俄国人,他从小在俄国长大,而且他说起日文来特别生硬,这种格格不入自然成了别人排斥他的理由。小孩子排斥一个人格外残忍,一群人盯着那个人看,模仿那个人的动作语调,一起大笑,然后起哄,问特别令人难堪的问题,偷偷围堵逼迫对方求饶……他就生活在这样的氛围中,冰河和他享受同样的待遇。
不同的是,他们很少靠近冰河,冰河也从不搭理他们,不论他们笑得多么大声,说得多么无礼,冰河只是漠然地看他们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当然,冰河也会和人打架,倘若别人侮辱他的亡母,他会毫不犹豫地挥起拳头——这样的事很少发生,因为大家都是年幼孤儿,对父母仍有深深的眷恋和盼望,也就把爸爸妈妈这样的词当做某个禁区,很少有人提及。
他羡慕冰河的冷静,但有那么几个瞬间,他觉得冰河是寂寞而沉重的,被众人孤立时,冰河同样会难过。这个时候,他就会觉得他们同病相怜。不,冰河从来没有注意过他,是他单方面地同情对方——其实对方根本不需要他来同情。
他不知该不该检讨自己的性格,他的懦弱导致他不敢反抗任何欺凌,只能哭着躲在哥哥身后,明明如此,他却还是觉得那个欺负自己的人很可怜,这个孤儿院的孩子都可怜,而自己至少还有保护者,比他们幸运一点。他也想过这是否是某种优越感作祟,是否是潜意识在寻找某种心理平衡。他不会欺骗自己,不是,他同情他们,他从不记恨,如果可能,他还希望帮助别人。
他不喜欢自己的性格,这样的天性给他的哥哥带来太多负担和麻烦。他甚至无法表达内心的感情,他的内心并不贫瘠,只是软得不成形状,一点刺激就会带来眼泪和悲伤,然后是泛滥的同理心和同情心,而他什么也做不到,不敢顶嘴,不敢反抗,不敢逃跑,逆来顺受地成了他唯一的出路。
同情别人没有错,错在没有力量帮助别人。而今一百个孤儿只剩下十个,他默默希望剩下的人只是从各自的训练场逃走了,改名换姓地和他们一样活在阳光下。过往沉重,如芒在背,但他的沉重并非来自对他人的埋怨,而是对一辉的内疚,这感情化为更加深刻的依赖,导致这份亲情几乎成了他唯一的情感支柱,他的世界是由哥哥支撑的,而不是他自己。
所以他理解冰河对母亲的感情,对那些莫名其妙的传言由衷不满。
又过了几天,谣言突然平息了。
原来有人过于好奇冰河的母亲的外貌,不知从哪儿搞到了照片。然后男生女生用各自的方式惊艳和惊讶良久,男生不好意思说冰河恋母,女生一段时期不好意思递情书,他实在没忍住,偷偷看了几眼星矢通讯器上的照片,冰河的外貌和气质果然很像他的妈妈。
“好看吗?”
晚上,回宿舍的路上,冰河这样问。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