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游客
游客
阅读:1123回复:11

【高考作文活动】【天津卷:重读长辈这部书】父王(杨康X完颜洪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6-11 09:57
天津卷 重读长辈这部书
父王(杨康X完颜洪烈)
一、
风中响起细微的铃声。杨康目光一凝,人已到了屋外,无声无息落到一棵大树上,轻得像一片落叶。
树上安了一把强弓,须脚踏才能张开,射程能到八百米。
初秋的早晨晴朗明媚,鸟儿无忧无虑地欢鸣,远处炊烟袅袅升起,安详宁和得像是传说中的桃花源。杨康谨慎地观察半晌,并无发现任何异常,这才从树上飘身而下,去查看事先安置的陷阱。
这回是一只肥硕的野兔,中了陷阱里的迷药,双目翻白,四肢还在微微抽搐。杨康微微一怔,随即叹口气——当年他为讨母亲开心不知折断多少条兔腿,如今母亲也去世多年了。他将兔子拎出陷阱,取个瓶子在它跟前晃晃,兔子迷迷糊糊甩甩脑袋,跌跌撞撞跑了。
这样平淡简单的日子常常给杨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曾经鄙视这样的生活,也并不相信这会成为现实——一间院子,一片安宁,一个相伴的人。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长了,有时他会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这才是他一直以来的人生。那个金尊玉贵的小王爷,那些沉重惨淡的过往,像是一个遥远的前世的梦。它们静悄悄地沉淀着,只要不去翻搅,就像是从来不曾存在。
二、
杨康静静站在窗前。完颜洪烈坐在床上,他的目光却落在虚无的空气中,嘴角一个温和柔软的笑。
刚到这个村落的时候,完颜洪烈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他虽重伤,偶尔还会与杨康讨论战事和武林,言语中也能有说有笑。然而他一天天沉默下去,怔愣出神的时间越来越多,渐渐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仿佛他人还在这里,心却已经飞向彼岸极乐之所。
杨康敲敲门,推门进去:“父王,出来吃饭吧。”
完颜洪烈微微一震,半晌温和地:“康儿,辛苦你了。”他的语气尽量保持着亲近,动作却安静而缓慢。
杨康想自己其实并不适合扮演这个角色。他不会照顾人。他在意的人都对他很好,可是又都在某一个时刻突然离他而去。他从来不知道应该怎样挽回他们——他也不可能做到,他们期待的人并不是他。
他知道母亲哀莫大于心死。他知道父王身心俱疲。失去亲人失去所爱,让他们难以支撑下去。
或许有一天只剩下他还活在这个世上。
三、
完颜洪烈是个深情且固执的人。当他决定一件事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当他精神痛苦的时候,旁人也无法开解安慰他。
不过总有些东西是无法凭意志和感情控制的,比如梦境;又比如……某些生理反应。
完颜洪烈做了一个梦。年幼的康儿跌跌撞撞地向他跑来,一边软软地唤着父王,一边献宝似的从怀里抱出一只粉团儿似的兔子给他。
完颜洪烈忍不住笑起来,小小的幸福的火苗在胸中跳跃,微微胀痛微微酸软。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发生变化,康儿不见了,换作惜弱站在那里。她双眼明亮,笑容灿烂,一如当年他们相遇之时,美好得不像是属于这个世界。
完颜洪烈感受到自己的喜悦和悸动。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这种感觉,以至于显得陌生。他很想上前将她拥入怀中,亲吻她柔软的双唇,告诉她他有多爱她,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然而他只是隐忍地远远望着,他不记得原因,但他觉得他不应该靠近,只是这样就已很好。
惜弱却不知何时已经偎依在他怀里,她轻轻地亲吻他,似乎有些生涩,但每一寸身体的接触都引起阵阵悸动和战栗。他忍不住回应,克制着尽可能地温柔。
完颜洪烈很久不曾做过这么长的梦,也很久不曾睡得这么深。酣甜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时隔多日再次感到阳光的温暖,梦中的欢愉依稀犹有余韵——他揭开被子,不由脸色古怪,半晌说不出话来。
四、
杨康在门外敲门:“父王?”
完颜洪烈连忙将被子盖好:“什么事?”
门外的人似乎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身体不舒服吗?”
完颜洪烈道:“只是睡过了头——我这就起来。”他听着康儿脚步声远去,迅速将脏衣服和床单揉成一团塞到床底下。
杨康很快再次回转,他仔细打量完颜洪烈:“父王,真没有不舒服?要不躺床上多休息一会。”
完颜洪烈神色有些不自然:“康儿,不必担心。我感觉很好”
杨康忽然有些想笑。完颜洪烈大概没意识到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这么精神抖擞地说过话了。
完颜洪烈像是得了嗜睡症,每隔几天总会发作那么一次。他隐隐感到疑惑,却因为疲惫而想不起来去深究。何况梦境是那样的美好,一切惨痛的过往都被忘却,仿佛灵魂中那些阴冷的东西都不复存在,只有无限的温暖和包容。即使这样的幸福在醒后只能维持片刻,也令人觉得生命值得留恋。
只是事后处理总有些尴尬。幸而杨康并没有将这样的小毛病放在心上,每日里兢兢业业地做他的孝子。
时间不动声色地缓缓流逝,风平浪静的日子似乎没有尽头。
一天两人一起吃晚饭,完颜洪烈夹了一块蘑菇,甫一入口,忽然一把打掉杨康的筷子,“菜有问题。”
他以为杨康会马上戒备起来,却不料对方点点头道:“我知道。”
五、
杨康心想:你总算是发现了。
他微微有些紧张,脸上仍是面无表情,字斟句酌地慢慢道:“这些天做的梦……父王并不讨厌吧?”
完颜洪烈慢慢睁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脸控制不住地发烧,他感到头晕,不,这太乱来了。
事情似乎已经很明显,但为什么?
杨康想了想,走到完颜洪烈面前蹲下,一只手探向某个部位。完颜洪烈触电似的猛地一跳,身子一动便要逃开。杨康狼早有防备,伸手搂住完颜洪烈的脖子,一个吻便印了上去。
完颜洪烈微弱地挣扎一下,很快垂下眼睛,安静下来。他拒绝不了心爱的女人,也无法拒绝心爱的女人的儿子,无力的感觉涌上,他感到一阵茫然,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做这种事?
然而这个吻竟然并不陌生。熟悉的气息弥漫开来,灵活的手指驾轻就熟地点燃欲望,勾起朦胧的记忆和美好的错觉。完颜洪烈一个激灵,灵魂重又回到身体,他在快感之中轻轻喘息——
好一阵子他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在杨康手中释放了。耳边响起杨康似乎压抑着什么的声音:“这样是不是能让你好受一些?”
完颜洪烈喃喃道:“那只是梦……不,不应该这样……”
杨康抬起他的头,强令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简洁地道:“那不是梦。”
他解开他早已散开的衣襟,温柔地亲吻他余韵中敏感的身体。虽然早已人过中年,完颜洪烈的身子依然紧致而柔韧,却因多日不出门而显得苍白。他很瘦,然而就是这样瘦削的胸膛为他,为那么多人支撑起一片天地。他的唇紧抿,这是个坚毅固执的人,但他知道当他微笑的时候,是多么的柔和而温暖。
他的父王有着最深沉的感情和最坚韧的意志,他不应该这样在痛苦中失去光芒,一点点死去。
他早已在一个个夜晚的爱抚中熟悉这具身体,此刻他再次取悦着他,感受他压抑而紊乱的呼吸和因快感而产生的微微颤栗。沾着粘腻液体的手指下移,微微犹豫片刻,随即顶了进去。他耐心地开拓,直到那微微紧绷的部位逐渐变得柔软放松,然后抬起他的双腿,一点点将自己埋进他的身体。
那种感觉无法言喻。如此亲密的接触,他体内滚热的温度,湿软的压迫,他因他动作而产生的每一丝细微的反应,都感受得如此真切。这一刻他得到了他。
杨康伸臂抱紧他的父王,火热的唇印在他微凉的身体上。完颜洪烈像是被这个温度灼伤,身子微微挺起,因疼痛而微蹙的双眉拧得更紧,口中吐出悠长的叹息。
六、
杨康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他只知道完颜洪烈在这件事上是得到了快乐的。高潮后他睁开了眼睛,那眼神并非茫然,也并非写满抗拒,似乎竟是柔和的。或许他真的能够在梦境外也带给他那种美好的感觉。
但这样的行为终究不会得到原谅吧。
游客
游客
游客
沙发#
发布于:2017-06-11 12:49
这必须是老大了!带感!
游客
游客
游客
板凳#
发布于:2017-06-11 12:52
卧槽!我喜欢!!!
但是由于我的真人建模,我还是有点不忍直视_(:з」∠)_
但是这个套路我很喜欢!!!
我猜是老大
游客
游客
游客
地板#
发布于:2017-06-11 13:03
套路深我喜欢,下药那个,真是披着羊皮的狼还装孝子呢,肉好吃虽然很少,嘻嘻
游客
游客
游客
4楼#
发布于:2017-06-11 13:16
从“鸟儿无忧无虑地欢鸣,远处炊烟袅袅升起”这一句,我隐约觉得是红毛。
游客
游客
游客
5楼#
发布于:2017-06-11 13:26
好吃!太好吃了。简直是理想中的完颜洪烈。希望多叫两声。
我猜是将军或者哼唧。
游客
游客
游客
6楼#
发布于:2017-06-11 13:29
和好吃那个是同一个人:
文章末用了个词,杨康狼。啧
游客
游客
游客
7楼#
发布于:2017-06-11 13:31
本来我以为那个谷阿莫是老大,但是看了这个以后嘛……还是这个吧比较像老大要写的。
游客
游客
游客
8楼#
发布于:2017-06-11 15:22
啊哈哈哈哈哈这个就算不是鸵写的,那也是想要嫁祸鸵的!
游客
游客
游客
9楼#
发布于:2017-06-11 15:33
这个是老大的,杰希卡脚毛再来一根
游客
游客
游客
10楼#
发布于:2017-06-11 15:35
是红毛
游客
游客
游客
11楼#
发布于:2017-06-11 17:29
必须是老大写的!给老大打call!这对cp好带感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