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游客
游客
阅读:5408回复:8

【高考应援作文】【路霍】穹顶之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6-10 23:17
【高考应援】全国卷二 – 选诗句写作文


所选句: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穹顶之上


肯定有哪里不对。


连空气都是滞涩的,冰原肃杀的疆场上弥漫着血腥气,战事如火如荼,尼德霍格就在前方。
可是路易总觉得有一丝违和感,挥之不去,扑面而来。扎地他脑海一片疼痛,又控制不住的欣喜,连周身的信息素都要失控。
这太危险了,他可是在战场上!怎能让自己陷入如此被动的地步?
路易决定先行一步,擒贼先擒王,把尼德霍格困住再说。
他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不料人群当中的尼德霍格见着他来,竟然掉头就走,脚步踉跄,背影看来还有几分狼狈。
路易快速跟上,碰到反叛军拦路,他手起刀落就是一个回合。
什么时候我也变得像他一样冷血了?


路易最终在战场的边缘追到了尼德霍格。前面的人裹在厚重的袍子里,身躯微微弓着,走的跌跌撞撞,好像下一步就要摔倒在地上。
违和感越来越重了。
他陷入了一股极端苦涩的气息的包围,好像茶叶,或者未加糖的咖啡,苦到窒息,细品之下又总有唇齿留香。
剑未入鞘,此刻被路易抬了起来,直指尼德霍格颈项。
尼德霍格终于停止了逃离的脚步,转过身来。就算临阵脱逃,孤身一人被昔年旧友指着要害,他仍是仰着高傲的头,手搭在剑柄上,漆黑军帽下的眼神是一片晦涩不明。
路易有很多问题想问,很多话想说。比如你怎么成了这样,比如莫里森博士在哪儿,比如你为何要挑起七国战乱,比如你对凌云城下手的目的是什么,比如你为什么杀了绫罗
万般思绪,出口成了一句:“你身上什么味儿?”
尼德霍格抿了抿唇,军人坚毅的表情添了一抹讥笑,问:“一别经年,你平日里就是这样和人打招呼的?”
路易没心思和他斗嘴,反倒是注意到了尼德霍格平静之下身子的轻微颤抖,眼角泛红,目光时而清明时而混沌,还有那股越来越浓的苦涩气味
他做出了一个判断,却不相信自己的直觉:“你是个Omega?”
他紧接着做出了第二个判断:“你发情了?”
尼德霍格的剑已出鞘,握剑的手稳定一如寻常。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双手已不再干燥,他浑身都潮湿燥热,
把北地生冷的战场过成了温特蒙的夏天。



拔剑这件事并没有过脑子。更像是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体内躁动的Omega终于挣脱,破体而出开始哀嚎:“你的Alpha抛弃了你!他不承认你是个Omega!他甚至没有被你的信息素吸引!你这个没有用的Omega!”
所以他拔了剑,想让这个无用的噪音安静下来。可是路易明显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
“发情期的你是打不过我的。你的反叛军也撑不了太久。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你都临阵脱逃了,这场战斗注定要输。”
他轻松避过了尼德霍格的剑。
尼德霍格停了下来。他握剑的手汗湿无力,两手并用都几乎举不起来配剑的重量。袍子下的双腿挣扎着拒绝跪下,蝴蝶吊坠合着他的心跳坠坠的疼,后面流出来的液体顺着双腿蜿蜒,他恍惚错觉正站在一片逐渐融化的冰原,四周万马奔腾。


自年少那不知所措的一夜,眼前这个人单方面标记了他又单方面忘记,徒留一个初分化就被迫与Alpha分离的Omega在一次比一次汹涌的情潮里挣扎。清醒时,尼德霍格恨极这个Omega一旦被标记就终生不得离开Alpha的世界。也恨Alpha不受同样的限制。更恨情潮来袭时他堪比野兽的丑态。被Omega的那一部分控制时,他在欲海浮沉。因为缺乏种下标记的Alpha抚慰,他的发情期只剩无尽的痛,痛到他几次晕厥,又痛醒过来。耳边每时每刻都有个声音在嘶喊他是一个多么没有用的Omega,他留着一丝清明发誓再见面时定要让路易付出代价。
可是现在路易就站在眼前,他却悲哀地发现,从双方踏入战场起他的Omega就不再安分,叫嚣着要和久违的Alpha重新连接,哭着要扑到Alpha怀里享受被关爱的感觉,撵着他几乎要忘记自己的立场,连莫里森最好的药都不起效用。现在他们近在咫尺,尼德霍格发现他连一把剑都举不起来。他甚至不敢承认心底那点隐秘的、期待的欣喜。
可他不能倒下。
他想着那些遥远的,宏美的构想,一个真正完美的世界。现在的奇迹大陆活在虚假的和平里,人民耽于享乐,安逸太久,看不见那些急于破土而出的阴暗面。


他举剑,下体胀得生疼,失去了支撑的身体几乎要跌进路易的怀里,可还是扬起了头,扳直了腰,用最能惹人生气的调子说:“你知道绫罗为什么会死吗?”
Alpha愤怒的信息素几乎是扑面而来,路易的剑狠狠砸上他的,发出“铮”的一声鸣响。他的Omega惊恐地哀嚎:“你惹他生气了,你的Alpha好不容易愿意接近你,你竟然惹他生气了?”
尼德霍格后退一步,浓郁的Alpha的信息素迫的他喘不上气,眼角都是一片桃红:“你知道萨耶王为什么制作了足以抵抗血源诅咒的护符吗?”
“铮”,“铮”。
“你知道云翳非光剑吗?”
一片乱响。
“你知道…”
尼德霍格蓦然住嘴。差一点就要问出来了,“你知道我是你的Omega吗?”
路易的剑影是一片炫目的光,尼德霍格深吸一口气,剑尖一偏,掏出了枪。
路易停了下来。两人离得极尽,他不在意在对敌时充分利用一下Alpha的优势,信息素填的满满当当,剑锋横压着尼德霍格的颈,语气低沉又危险:“我不知道。愿闻其详。”
尼德霍格的枪抵着路易腰侧,眼前闪着黑黑白白的光点,路易的脸模糊不清。不只是下身,这样近的距离,他的胸口也在肿痛,皮肤泛着期待的颤栗,带来一波又一波爆炸的快感。路易的信息素是暴风雨的味道,他快要被淹没在这一片苦涩的风雨中:“你知道血源诅咒的真相吗?”
“我不知道,愿闻其详。”路易的剑迫地更紧了些,他闻到尼德霍格周身苦涩中淫靡的气息,粘稠一如梦境。他发现他的心底摇摇欲动,每一寸Alpha都想标记这个无主的Omega,他几乎要被拽进梦境中去。
“路易,”尼德霍格喘了一声,“你为什么不加入北地军?无名骑士团徒顶个名誉,看起来行侠仗义…”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利欲熏心,”路易看着他,失望与愤怒溢于言表,这个人时至今日,竟然还有胆子妄提北地军?“你可能没听说过,但绫罗曾告诉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方才一句话说的太急,尼德霍格喘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腹腔深处不断涌出更多液体,几乎是喷涌的方式被释放出来。生殖腔迫不及待地打开,期待着什么东西,任何东西,最好是他Alpha的东西,粗暴地填满一切。他甚至没太听清路易说了一句什么。
他闭了闭眼,冒着脖子被划破的疼痛凑近路易耳边,问:“你知不知道,绫罗没死?”
他按下了扳机。


路易一瞬间扬起了手,剑锋在他的脖子上拉出一道刺眼的弧线,他闷哼一声,就这么射了。
子弹将路易的侧腰射了个对穿,路易还没来得及惊讶,一记冷针扎进了侧颈,他直接倒了下去。
莫里森看着尼德霍格尚在流血的脖子,舔了舔嘴唇:“真是狼狈,是不是来个Alpha都能让你射?”
尼德霍格已经控制不住跪在了地上,闷哼:“还不是你的药不够好。带了吗?”
“要不是我有先见之明给你装了检测器,我们是不是只能在战争结束之后找到一个被操到尿不出来还求着Alpha上的你?”莫里森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递到了尼德霍格嘴边,直接灌了进去,“还真的从没见过你这么激烈的反应。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干起来了。”
尼德霍格没有回话,他不愿低头看见路易的脸,就只能抬头看着天。


有前人说,人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可他不敢正视。
一别经年,早不可望。
重任在身,从不敢想。
近乡情怯,敢对谁说。
一身狼狈,敢如何做。
凡此种种,哪里敢当。
于是他踽踽独行在荆棘遍布的路上,于大义贯彻始终,于私情输个彻底。
比之话本中的痴男怨女还不如。


北地的雪原上飞过一只鹰,划下一道笔直的路径,割裂了苍穹。


【完】
游客
游客
游客
沙发#
发布于:2017-06-11 12:33
这篇文呢,场面表现和心理描写十分抓人,
故事交代清晰、情节完整,较为紧凑。
结尾处令人还想再接着往后看。
就是那句“你身上什么味儿啊”让我眼前浮现了北京老大爷遛鸟的景象;
以及“天行健”那句让我和霍一样瞬间喷了,不过我是一口血喷屏幕上_(:з」∠)_
总而言之,如果这是一篇用来安利的文,应该是很成功的…
游客
游客
游客
板凳#
发布于:2017-06-11 13:00
又想去玩暖暖了,后面原来发生了这么了不得的情节啊……
游客
游客
游客
地板#
发布于:2017-06-11 13:26
只想说干的漂亮!!
总理活该被这样那样!
游客
游客
游客
4楼#
发布于:2017-06-11 13:31
总理hhhhhhhhhhhhh
游客
游客
游客
5楼#
发布于:2017-06-11 15:19
哎呀看得我心好痒呀!!结果还是没啪!!感觉上了个假车!惆怅,BE
游客
游客
游客
6楼#
发布于:2017-06-11 15:36
阿爸么
游客
游客
游客
7楼#
发布于:2017-06-11 17:39
这篇看不懂 赌一根黄瓜是阿释写的 每一段都很自然 场面描写很形象 人物刻画很到位 而且是第一篇 赞!
游客
游客
游客
8楼#
发布于:2017-06-11 18:01
ABO好赞!这个受好棒好棒!
阿释你说的没错,的确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你写的……

返回顶部